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科尔致甲骨文球馆:我们爱你们,我们季后赛再见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

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

持续进行产能扩张的竞赛的东方日升(300118.SZ)似乎是被踩了刹车。

本月中旬,东方日升公告,公司收到证监会不予核准公司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申请的决定,这意味着,公司筹划一年多的发债融资宣告终止。

根据公告,本次发债融资,东方日升原本计划募资27.10亿元,除了2.1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,其余的全部用于产能扩张。

东方日升属于光伏新秀,借助大幅产业布局扩张,公司行业排名不断上升,但在全球市场上,竞争力还是不够强大。本次融资扩张受阻,或对其产业布局带来不利影响。

2010年上市以来,或受光伏政策变动影响,东方日升的经营业绩不太稳定,2012年巨亏4亿多元。今年上半年,其经营业绩大幅增长,似乎迎来了高光时刻。

备受质疑的是,上市9年来,东方日升股权融资合计达57亿元,而其累计派发的现金红利4.42亿元,现金分红仅占股权融资金额的7.73%。

二级市场上,东方日升一度备受投资者追捧,其发行价高达42元/股,2011年一度冲上81.99元/股,如今,虽然今年以来大幅上涨,股价仍只有13.13元/股,复权之后,也仅仅是高于发行价一点点。其市值仅为118亿元,较8年前的143亿元还要少25亿元。

27亿融资被否扩张遇挫

就在东方日升大肆实施产能扩张之际,监管部门泼了一盆冷水。

去年,东方日升筹划公开发行可转换债券,规模为27.10亿元,除了其中的2.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,其余的全部投向产能扩张项目,分别为年产2.5GW高效太阳能电池与组件生产项目,拟投入募集资金19亿元,澳洲Merredin Solar Farm 132MW光伏电站项目,拟投入募集资金6亿元。

然而,积极推进了一年,本月中旬,东方日升收到了证监会不予核准申请的决定书,一年的筹划最终落得一场空。

东方日升成立于2002年,2010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。公司是全球十大光伏组件企业之一,主要业务涉及光伏电池片与组件、新材料、光伏电站、智能灯具和新能源金融服务等五大板块。

近几年,随着国内光伏行业迅猛发展,东方日升也是动作不断,大肆进行布局。

公开资料显示,东方日升相继成立日升投资公司、收购江苏斯威克85%股权,还设立互联网金融及融资租赁公司,布局电站业务、EVA胶膜和新能源金融业务。

2017年以来,东方日升接连祭出大手笔。如与江苏常州金坛区人民政府签约,拟投资80亿元建设5GW电池和5GW组件产能,宣布在浙江义乌投资20亿元建设5GW的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基地项目。

在今年半年报中,东方日升披露,截至6月末,公司光伏组件年产能为9.1GW,产能分布于浙江宁波、江苏金坛、河南洛阳、内蒙古乌海、墨西哥等生产基地,“江苏金坛5GW高效单多晶光伏电池、组件项目”二期2GW高效电池、组件项目已于今年6月陆续投入生产。

光伏电站业务方面,在巩固原有欧洲、美洲、澳大利亚等海外电站投建区域外,提升了包括孟加拉国、哈萨克斯坦、东南亚等在内的全球范围的光伏电站开发投资规模。

今年上半年,东方日升实现营业收入60.56亿元、同比增长27.59%,净利润(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,下同)4.85亿元,同比增长295.52%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(简称扣非净利润)为2.81亿元,较上年同期的1.24亿元增长125.33%。

业绩如此亮丽,东方日升准备乘胜出击,没想到被证监会踩了刹车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近年来,光伏行业企业大都在进行产能扩张,包括行业龙头隆基股份、通威股份等。光伏企业俨然在进行一场产能扩张竞赛,因而,这些企业融资不断。

此番融资受挫,对东方日升影响不小。截至今年6月底,公司货币资金为34.97亿元,同比减少11.77亿元,其中,有19.19亿元资金受限。同期,公司短期债务为32.60亿元。这一财务状况,是在今年上半年经营现金流净流入13.13亿元、同比增长2167.37%情况下实现的。

显然,东方日升资金已经不太宽裕,扩张似将受阻。

重要股东弃诺增持变减持

融资受阻,或与东方日升的内控不足有关。这一判断背后,也与公司重要股东李宗松有一定关联。

2017年4月,李宗松参与东方日升定增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,李宗松也是延安必康控股股东。

去年5月,东方日升曾宣布以不低于26亿元价格收购延安必康持有的九九久100%股权。3个月,公司又宣布因为资金问题,改为13.99亿元收购九九久51%股权。最终,这一收购案被股东大会否决。而在未经股东大会审批生效之时,东方日升就支付了3.8亿元意向金。然而,不到4个月,公司董事会又通过收购九九久12.76%股权。

在东方日升发债时,发审委追问这一事件,公司是否存在内控缺陷、是否存在关联方资金占用、董事会短时间内决定继续收购是否具有合理性、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情形。

此外,去年8月,李宗松曾承诺增持东方日升,而到今年8月,其不仅一股未增持,反而频频减持(含质押平仓而被动减持)。今年5月至8月25日,其累计减持1.78%股权。而在8月1日,东方日升公告称,李宗松预计在今年8月26日至11月23日期间减持不超过3%股权。其原因为,股票质押业务存在违约风险,部分股票可能存在遭遇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情况,加上个人资产配置需要,主动减持。

股东频频减持,二级市场上,东方日升的股价走势不太乐观。今年以来,公司股价从5.69元/股上涨至13.13元/股,年内涨幅达130.76%。尽管如此,其股价仍处于低位,复权之后为43.89元/股。

2010年9月2日,东方日升上市之时,其发行价为42元/股,此后,股价一路上扬,半年之后的2011年3月17日,攀至历史顶点,达到81.99元/股。其时,市值为143.48亿元,而9月20日,其市值仅为118.30亿元,8年之后,缩水了25.18亿元。

与频频融资相比,大肆扩张的东方日升在回报投资者方面也不太积极。上市以来,东方日升共计实施了三次增发,加上首发募资,股权融资金额合计为57.13亿元。期间,公司实施了6次现金分红,累计分红金额为4.42亿元。这一金额仅占股权融资总额的7.73%。

(责任编辑:蔡情)



 中国经济网声明: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,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。

首页 - https://kashalika.com